公告信息: 本网招聘各地市宣教中心主任,法制调研员,采编人员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舆论监督 >

山西民营企业为引黄让路补偿遭遇“耍太极”

  • 时间:2018-01-31 17:49
  • 来源:未知
  • 作者:中国法制教育网
  • 点击量:

   中部引黄工程是山西省为解决辖区忻州、吕梁等地群众生活、生产用水而实施的一项民生工程,民生工程不与民争利向来是党和国家治国施政的基本原则。 
  然而,有知情人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反映,称在山西保德县,一个设计年产工业用白灰4万吨、焦粉5万吨、焦油4万吨、石料3万吨的民营独资企业,为了给山西中部引黄工程建设让路,自2013年8月停产至今,期间虽经保德县政府从中协调,但作为业主方的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却始终未对企业搬迁、员工安置等问题给予补偿,企业欲哭无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为引黄让路企业停产五年未获补偿 
  据了解,知情人所说的这家企业名为“保德县同兴白灰石料加工厂”(以下简称:同兴石料厂),是保德当地一家经营了近十年的民营独资企业。接受记者采访时,同兴石料厂法人王艳霞表示,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十多年的企业为了给中部引黄工程建设让路被迫停产,100多名工人失业,3名企业创始人被抓,如今引黄工程已近完工,引黄工程管理局却未给她的企业作出任何补偿。 
  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省中部引黄工程是山西省“十二五规划”大水网建设中一项重要的工程,本工程干线自天桥水电站库区取水,供水范围包括三市十四个县(市/区),涉及忻州市的保德县,吕梁市的兴县、临县、离石、柳林、中阳、石楼、交口、孝义、汾阳九个县(市/区);以及临汾市的隰县、蒲县、大宁、汾西四个县。规划供水3.00亿立方米(生活0.13亿立方米、工业0.90亿立方米、农业1.96亿立方米),其中忻州供水区0.07亿立方米;吕梁供水区2.38亿立方米,临汾供水区0.55亿立方米。中部引黄工程包括取水工程和输水工程。取水工程位于保德县境内,由天桥水电站库区左岸塔式进水口取水,设计取水流量23.55立方米/秒,设计取水水位831.42米。
  据王艳霞介绍,她的企业始建于2004年10月,地址位于保德县桥头镇杨家峁村南一公里处,占用非耕地5亩,按照保德县发展和改革局、保德县计划委员会的要求,如期办理了工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中华人民共和国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环评手续、土地使用手续等。企业年产总值5000万元,年利润1200万元,为当地安排就业人员120余名。 
  2013年底,引黄工程开工建设,由于引黄工程工地紧邻她的企业,引黄工程车辆横穿她的企业厂区,且厂区连接矿区上料台的专用通道被挤占和阻断,导致无法生产,更为严重的是,一号隧洞施工现场与企业采矿区间隔仅100余米,生活区距矿区仅80米,爆破采矿作业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后经过山西省地质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如此涉嫌违反了国家安监总局第39号令,生产安全距离达不到行业标准,她的企业被迫停产。 
  因引黄工程导致企业停产,企业经济损失应由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来承担,那么,中部引黄工程已近完工,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何以迟迟不给企业补偿呢? 
  引黄管理局:打包赔偿不超300万 
  对此,记者先后多次来到保德县人民政府、山西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山西天正会计师事务所、大地评估公司、水利局、经信委等单位调查采访。 
  2017年12月16日上午,在山西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三楼,记者就同兴石料厂补偿、员工安置问题采访了主管该项目的王建刚副局长。王副局长向记者表示,他是2016年12月调到山西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接手这块工作的,对以前的事情不是很清楚,近阶段他一直在与企业协调,洽谈了多次都没有达成赔偿协议,主要原因是企业提出的赔偿要求太高,与局里的补偿标准差距太大。 
  王副局长称,他们给企业的补偿标准主要分为三大块,采矿权补偿、固定资产企业搬迁补偿、生产经营停工补偿,按照上级要求,局里整体打包补偿不会超过300万元。 
  不过,王副局长强调,因施工期间同兴石料厂工作人员阻工给管理局造成了1000万元的损失,到时间他们会找企业清算。 
  如果按照王建刚副局长的说法,同兴石料厂不仅拿不到补偿,员工下岗得不到安置,反过来还要倒贴中部引黄工程700万元的赔偿款。 
  引黄管理局否定审计结果 
  对于王建刚副局长称整体打包补偿不超300万元的说法,同兴石料厂法人王艳霞并不认同。她给记者出示的一份由山西天正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同兴石料厂固定资产清查汇总表显示,截至2017年7月30日,同兴石料厂固定资产原值17,009,166.05元,累计折旧1,007,774.66元。固定资产净额15,931,391.39元。 
  王艳霞告诉记者,这份审计结果是由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和同兴石料厂共同委托并认可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为此,她给记者出示了一份编号为“ZBYH-QT-QT-331”的合同,落款日期为2017年8月,甲方为山西中部引黄水务开发有限公司,乙方为山西天正会计师事务所,丙方为保德县同兴白灰石料加工厂。王艳霞解释,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和中部引黄水务开发有限公司系一套人马两块牌子。 
  在王艳霞看来,既然天正会计师事务所是双方都认同的审计单位,山西引黄工程管理局对审计结果又予以否定,这实在让她难以理解。同兴石料厂舍小家顾大家,给重点工程让路,到头来却落得这个结果,她感觉自己太委屈。 
  对此,山西天正会计师事务所何书记也很不理解。何书记说:“我们会计师事务所是按照国家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的要求进行审计,出具审计报告,保证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是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的,审计报告被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否定,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该项目的审计是由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找社会中介机构随机抽取并认可,是他们上门请我们审计的。” 
  另据记者了解,2017年3月,山西中部引黄管理局曾组织对同兴石料厂固定资产进行评估,项目面向全国招投标,山西大地评估公司中标,按照合同约定,评估报告早就应该出来了,但至今没有结果。是什么原因没有出具评估报告?对此,大地评估公司法人杜翠花在电话中欲言又止,称详细情况最好去山西中部引黄管理局了解。 
  当地政府表示很无奈 
  在同兴石料厂记者看到,企业已停产。通往“1号隧洞”施工现场的道路从企业厂区内经过,把整个厂区从中间分成两半,几千吨胶粉露天存放,无人管理。65岁的企业创始人崔润儿气愤又无奈地告诉记者,同兴石料厂是政府招商引资企业,手续齐全,没想到会到这种地步。他在杨家峁村当了近20年的支部书记,十几年来都是他负责同兴石料厂的对外联络和一些日常事务处理。为了企业搬迁补偿和人员安置,他自己跑太原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多达近百趟,报告请示也不知道写了多少回,但就是解决不了问题。企业停产多年,连固定资产评估费都是到处筹措的,由于多年不发工资,现如今他不得不四处借钱过日子。 
  记者在保德县采访期间,保德县公安局、水利局、经信局等许多被采访对象认为,该项目如果按照惯例先安置补偿后施工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麻烦事。同兴石料厂按照中部引黄工程管理局的要求,今天会计师审计,明天固定资产评估,后天司法鉴定,到头来管理局却连自己通过招投标认定的固定资产评估机构做出的结论都不予认可,如此以来,这不仅给政府增添无谓的麻烦,也给当地社会稳定埋下隐患。 
  保德县人民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己多次参加过引黄工程管理局和同兴石料厂关于补偿事宜的协调会,他个人认为,引黄工程管理局“1号隧洞”施工致企业停产搬迁、工人失业,以各种理由、借口不给企业补偿是不对的。如果忻州市人民政府或者上级政府有文件要求,引黄工程管理局在保德县内的项目施工占地补偿、人员安置、企业搬迁等问题由地方政府来解决的话,这些问题在项目开工前就会顺利解决,绝不会拖至现在。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人员查询广告服务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京ICP备15017367

中国法制教育网 版权所有